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王弘毅、王雨辰:斯洛文尼亚怎么也跳出来了?

2022-12-03 14:57:34 41

摘要:【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弘毅、王雨辰】 1月17日,斯洛文尼亚总理扬沙(Janez Janša)接受印度国家电视台全印电视台的专访时公开表示:“斯方正在与台湾就互设代表处进行商讨”,释放了现任政府明确的“挺台反华”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在...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弘毅、王雨辰】

1月17日,斯洛文尼亚总理扬沙(Janez Janša)接受印度国家电视台全印电视台的专访时公开表示:“斯方正在与台湾就互设代表处进行商讨”,释放了现任政府明确的“挺台反华”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专访中,扬沙还就新冠疫情、斯印关系、亚太地区局势、中欧关系以及其他地缘政治问题分别作了回应,累计15次提及中国。其主要论调集中在“新冠病毒责任论”“中国地缘威胁论”和“台独论”,并在此基础上公开声援了立陶宛政府的挺台行径。

斯洛文尼亚总理扬沙接受印媒采访

端倪初现

此次事件不是一个偶然的孤立事件,在2021年2月9日以线上形式举办的第九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峰会”上,斯洛文尼亚是少数几个国家元首缺席峰会的国家。

斯洛文尼亚也是在第一时间内公开声援立陶宛挺台行径的个别中东欧国家。2021年9月13日,扬沙曾以欧盟轮值主席国总理的身份致函其他成员国领导人,谈论中国召回立陶宛大使并且驱逐立陶宛驻华大使一事。他在信中表达了对立陶宛的强烈支持和声援,认为中方的做法是对欧盟成员国的威胁,并将影响中欧整体关系。扬沙虽在信中表示尊重一个中国原则,但却指出台湾是欧盟的重要合作伙伴,且将台湾和作为主权国家的立陶宛相提并论。

事实上,早在2011年扬沙以民主党主席的身份访问台湾时就曾称台湾为“国家”,并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可以说,以上背景为斯洛文尼亚现任政府的挺台行径埋下了伏笔。

斯政局加速右转或成此次事件主要内因

近年来,随着斯洛文尼亚国内政党极化和政治碎片化愈演愈烈,多党联合组阁已成常态。在2018年6月3日的议会选举中,其中斯洛文尼亚民主党获得25个席位(总席位为90),成为最大赢家。尽管如此,这一数字距离单独组建政府的最低条件(即获得议会中至少46个席位)仍有很大差距。

为了防止扬沙重新掌权,最终来自马里安·沙雷茨党(LMŠ)的党魁沙雷茨提出了“五党联盟计划”,组成了中左翼联合政府。组成执政联盟的政党还有社会民主党(SD)、斯洛文尼亚退休人员民主党(DeSUS)、现代中心党(SMC)和阿伦卡-布拉图舍克党(SAB)。在此基础上,政府还需依靠左翼党( Levica)的支持才能获得足够的席位。政治素人沙雷茨当选斯新一任总理。

经过一年的执政,联盟和左翼之间出现了几次分歧,直到2019 年秋季,左翼党宣布将离开联盟并进入完全反对状态,此举导致政党联盟因失去议会多数地位而宣布解散。沙雷茨于2020年1月27日宣布辞职,最终留任至3月13日。

扬沙(2004-2008年曾担任斯总理)领导的斯洛文尼亚民主党与现代中心党、新斯洛文尼亚党、斯洛文尼亚退休人员民主党组成新的四党联盟,于2020年3月组成新一届政府。新一届的斯政府外交趋向加速右转,尤其在价值观上,“人权、自由、民主”等议题成为其对外政策中的重要关切。

这一价值观趋向与拜登政府上台之后大力倡导的价值观联盟“遥相呼应”,也与2020年以来欧盟新一届领导人在对华政策上所不断突出的价值观因素如出一辙。

斯洛文尼亚舆论情况及政商反应

在扬沙接受印度电视台采访时的涉台言论被播出后,斯洛文尼亚多家媒体对此事进行了报道。斯洛文尼亚新闻通讯社(STA)发表了题为“中国将扬沙涉台言论视为‘危险言论’”的新闻,梳理了扬沙在台湾问题上的观点,包括讨论与台湾互设代表处、支持“台独”立场、批评中国在台湾问题上对立陶宛实施的反制措施等。

该新闻引用了中方在这一事件上的表态,包括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的发言和CGTN的相关报道。该新闻随后被斯洛文尼亚国家电视台(MMC RTVSLO)、劳动报(Delo)、日报(Dnevnik)、N1等多家斯主流媒体转载。

虽然斯洛文尼亚国内不乏扬沙的支持者,例如前外交部长鲁珀尔(Dimitrij Rupel)就表示:“中国的反应确实很紧张,但我认为这并不会对两国关系产生重大影响,因为我相信政府能够谨慎地做出外交反应”,然而在公共媒体中占多数的则是对扬沙这一举动的质疑与批评。

斯洛文尼亚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兹德波契瓦尔舍克(Zdravko Počivalšek)表示,中国是斯洛文尼亚在欧盟外的最大贸易伙伴,并认为“外交政策必须将我们的经济利益放在首位……一切个人立场均需要尊重经济领域的现实情况”。

沙雷茨党议员普雷比尔(Nik Prebil)对媒体称, 在这一事态上,扬沙展现出了其“麻烦制造者、民粹主义者”的形象,他“远远超出了政治家的范畴”,并指出扬沙“发表该言论绕过了制定所有外交政策的国民议会”。

斯洛文尼亚共和国国民议会前主席、米罗采拉尔党(后来的现代中间党)创始成员、现任社会民主党成员、现任欧洲议会议员布尔格莱茨(Milan Brglez)表示,总理扬沙的讲话是“无耻且疯狂的外交政策私有化……总理在藐视《外交事务法》和国民议会的同时,正在把我们带入与至少两个超级大国的冲突中”。

社民党议员和外事委员会委员内梅茨(Matjaž Nemec)也称扬沙的这一表态“令人不安,与斯洛文尼亚外交政策路线不符”,并称“总理在国民议会不知情、未批准的情况下发表这种言论,可能使得斯洛文尼亚陷入国家利益受损的政治局面”。社民党议会党团就这一事件提交了召开国民议会外事委员会特别闭门会议的申请,同时表示“扬沙的言论只代表其个人立场,而不是斯洛文尼亚共和国的立场”。

此外,一些人对该事件可能对中斯经贸往来产生的影响表达了担忧斯中商会执行委员会表示,稳定的政治关系对实现经贸往来不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强调“经贸关系必须是非政治化的”。斯洛文尼亚国家广播电视台(RTV SLO)资深驻华记者利普什舍克(Uroš Lipušček)则表示:政府必须得到议会的许可,才能做出这样的战略举措。目前的斯洛文尼亚政府已经成为中美俄三国博弈棋盘上的棋子,并且是“最容易被牺牲的小卒”,而“小国到目前为止从未在这种对抗中获得过成功”。

扬沙先后对内梅茨所在的社民党以及布尔格莱茨做出了针锋相对的回应,事件仍在发酵。

中斯关系的基本脉络

斯洛文尼亚位于欧洲中南部,官方语言为斯洛文尼亚语,主要宗教为天主教。1991年前曾是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一部分。1991年6月25日,斯洛文尼亚脱离前南宣布独立,建立斯洛文尼亚共和国(Republika Slovenija)。

1992年5月,斯洛文尼亚成为联合国正式会员国。2004年3月加入北约,5月1日加入欧盟。2007年1月1日,斯洛文尼亚改用欧元,同年12月21日加入申根区。2010年,成为经合组织成员国。斯洛文尼亚作为“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参与国,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斯洛文尼亚经济如同许多欧洲小国,具有高度外向型特征,本身经济规模较小,受世界经济,特别是欧洲经济的影响很大。加入欧盟后,斯洛文尼亚经济高速增长,然而2008年以来,全球金融危机、欧债危机接踵而至,斯洛文尼亚经济发展自此起伏不定,新冠疫情以来国家经济更是遭遇重重困难。目前,斯洛文尼亚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保持在2.5万美元左右,仍为中东欧国家中排名第一。

政治上,1992年4月27日,中国承认斯洛文尼亚,5月12日两国签署建交公报,正式建立外交关系。1996年10月,两国签署《中斯联合公报》。2017年11月,两国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斯洛文尼亚共和国政府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斯方多次强调将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立场,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斯洛文尼亚共和国不和台湾进行任何官方往来和建立任何官方关系的立场不变。

经济上,中国是斯洛文尼亚目前在欧盟外的最大贸易伙伴。2020年中斯双边贸易额39.6亿美元、同比增长0.8%,其中中方出口额34.5亿美元、同比增长1.2%,进口额5.1亿美元、同比下降1.5%。2021年上半年,双边贸易额25.9亿美元、同比增长41.4%,其中中方出口额22.8亿美元、同比增长41.0%,进口额3.1亿美元、同比增长44.5%。

2020年9月28日,斯中商务委员会成立仪式在卢布尔雅那举行。图自中国驻斯洛文尼亚大使馆网站

而扬沙的涉台错误言论,将导致中斯关系遭遇困难。对此,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其发表支持“台独”的言论回应称,一个中国原则是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和国际社会普遍共识,也是中斯、中欧关系的政治基础。希望所有心怀侥幸的国家能够听进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